苦难是财富,还是屈辱?

编辑:admin

  有一次在聚会上,一些堪称成功的实业家、明星谈笑风生,其中就有著名的汽车商约翰•艾顿。
  艾顿向他的朋友、后来成为英国首相的丘吉尔回忆起他的过去——他出生在一个偏远小镇,父母早逝,是姐姐帮人洗衣服、干家务,辛苦挣钱将他抚育成人。但姐姐出嫁后,姐夫将他撵到舅舅家,舅妈很刻薄,在他读书时,规定每天只能吃一顿饭,还得收拾马厩和剪草坪。刚工作当学徒时,他根本租不起房子,有将近一年多的时间是躲在郊外一处废旧的仓库里睡觉……
  丘吉尔惊讶地问:“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这些呢?”艾顿笑道:“有什么好说的呢?正在受苦或正在摆脱受苦的人是没有权利诉苦的。”这位曾经在生活中失意、痛苦了很久的汽车商又说:“苦难变成财富是有条件的,这个条件就是,你战胜了苦难并远离苦难不再受苦。只有在这时,苦难才是你值得骄傲的一笔人生财富。别人听着你的苦难时,也不觉得你是在念苦经,只会觉得你意志坚强,值得敬重。但如果你还在苦难之中或没有摆脱苦难的纠缠,你说什么呢?在别人听来,无异于就是请求廉价的怜悯甚至乞讨……这个时候你能说你正在享受苦难,在苦难中锻炼了品质、学会了坚韧吗?别人只会觉得你是在玩精神胜利、自我麻醉。”
  艾顿的一席话,使丘吉尔重新修订了他“热爱苦难”的信条。他在自传中这样写道:苦难是财富,还是屈辱?当你战胜了苦难时,它就是你的财富;可当苦难战胜了你时,它就是你的屈辱。
  (摘自《南国都市报》)


  美国富翁J·R·辛普洛特起初靠养猪只能勉强维持生计。后来,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了,他偶然获得了一则信息:前线的作战部队需要大量的脱水蔬菜。于是就当机立断贷款,买下了当时美国最大的两家蔬菜脱水工厂,专门给前线部队供应脱水土豆。过了两年,纽约有一位化学师研制出了冻炸土豆条,当时许多人瞧不起这一产品,对此持怀疑态度,但是辛普洛特却认为这是一种很有潜力的军需新产品,当前线士兵在战壕里休憩时嚼吃这玩艺儿肯定会喜欢,于是他就果断决定大量生产炸土豆条,产品出来后供应给前线士兵,极受欢迎。更重要的是,这在当时的美国市场上一炮打响,他因此获利不菲。过了不久,辛普洛特发现炸土豆条的工序中,每个土豆大约只能利用一半,剩余的一半都被当做废料扔掉了。他想:为什么不能把那剩余部分土豆再加以利用呢?于是辛普洛特就在这剩余的土豆里拌入谷物用来做牲口的饲料,单用土豆皮就饲养了前线的15万匹军马。此后,辛普洛特又开始琢磨,前线部队有数以百万计的车辆每天承担着繁重的军需运输任务,所消耗掉的汽油可不是个小数目。如果能以代用能源代替一部分汽油,定能获利。他又抓住这一良机,用土豆来制造以酒精为基础的燃料添加剂。与此同时,辛普洛特还把土豆加工过程中产生的含糖量丰富的废水灌溉当时俄亥俄州郊外的农田,把土豆喂养战马所产生的马粪收集起来,作为沼气发电厂的用料。就这样,在整个二战中,辛普洛特的土豆系列产品的产值超过了10亿美元,利润达到6亿美元。时至今日,辛普洛特的财产仍然排在美国富翁前300名之列。
  最近在庆祝二战胜利60周年之际,美国政府奖励了他一枚纯金的自由胜利勋章,以表彰他在二战中立下的军需供给功劳。在总结自己这些创业历程时,这位耄耋老人这样说:“我一直遵循着两条简单而又明确的原则,一是从大处着想;二是绝不浪费财物。”
  成为富翁其实很简单,从大处着想、从小处做起就行了。
  日本人仓冈天心所写的《茶之书》中,有这么一则有趣的故事:茶师千利休看着儿子少庵打扫庭园。当儿子完成工作的时候,茶师却说不够干净,要求他重做一次。少庵于是再花一个小时扫园。然后他说:“父亲,已经没事可做了。石阶洗了三次,石灯笼也擦拭多遍。树木冲洒过了水,苔藓上也闪耀着翠绿。没有一枝一叶留在地面。”茶师却斥道:“傻瓜,这不是打扫庭园的方法。这像是洁癖。”说着,他步入园中,用力摇动一棵树,抖落一地金色、红色的树叶。茶师说,打扫庭园不只是要求清洁,也要求美和自然。
  快乐的工作其实很简单,把事情做美一些、把事情做自然一些就行了。
  你成不了富翁,是不是你的眼光不是很远大?是不是你的行为不具体?
  细节决定成败,把每一步作精细一些,把每一件事做漂亮一些,最终还愁不成功吗?
  事业的策划、远景的确立,高远一些,接下去沿着这个方向走下去就行了。
  不是所有的人都会成为富翁,不是所有的人都会成功,原因不是没有大的正确的目标,就是没有与自然、社会和谐的行为计划,不是走错了方向,就是没有扎实地迈好每一步。


  在美国,有一位叫库帕的大学生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就在弹尽粮绝的时候,他决定去乔治的公司试试。库帕是一位无线电爱好者,从小就崇拜无线电界的资深人士乔治,如果乔治能够接纳他,他想,他肯定能够学到很多东西,日后也能像乔治一样在无线电行业取得巨大的成绩。当库帕敲开乔治的房门时,乔治正在专心研究无线电话,也就是我们现在常用的手机。
  库帕将自己在心里想了很久的话,小心翼翼地在乔治面前讲了出来。他说:“尊敬的乔治先生,我很想成为您公司的一员,如果能够留在您的身边,当您的助手,那就更好了。当然,我不求待遇……”谁知,还没等库帕说完,乔治便粗暴地将他的话打断了。乔治用不屑的眼神看着库帕说:“请问你是哪一年毕业的?干无线电多长时间了?”
  库帕坦率地说:“乔治先生,我是今年刚毕业的大学生,从没干过无线电工作,但是我很喜欢这项工作……”
  乔治再次粗暴地打断了库帕:“年轻人,我看你还是请出去吧,我不想再见到你了,也请你别再耽误我的时间。”
  原本诚惶诚恐忐忑不安的库帕,这时心情反倒平静了下来,他不慌不忙地说:“乔治先生,我知道您现在正在忙什么,您在研究无线移动电话是吗?也许我能够帮上您的忙呢!”
  虽然对库帕能够猜出自己正在研究的项目而感到惊讶,但乔治还是觉得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太幼稚,还不足以为自己所用,所以他坚决地下了逐客令。
  1973年的一天,一名男子站在纽约街头,拿着一个约有两块砖头大的无线电话,引得过路人纷纷驻足注目。这个人就是手机的发明者马丁•库帕。当时,库帕是美国摩托罗拉公司的工程技术人员。库帕说:“乔治,我现在正在用一部便携式无线电话跟您通话。”
  乔治怎么也想不到,当年被自己拒之门外的年轻人真的在自己之前研制出了无线移动电话——手机。现在,手机已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通讯工具,而马丁•库帕的大名也为人们所熟知。有记者采访马丁•库帕时问:“如果当时您被乔治收留,您肯定会协助乔治完成手机的研制,而这一功劳也肯定会是乔治的,是不是?”马丁•库帕回答说:“不,如果当时乔治收留了我,我成了乔治的助手,我们也许永远也研制不出现在的手机来,正因为他拒绝了我,掐断了让我想向他学习的念头,所以我才重新开辟出一条研制手机的道路,并且成功了。那条道路的名字就叫屈辱,我将乔治对我的羞辱化成了前进的动力。如果没有这种动力,即使我跟乔治联手也不一定能完成这项研制工作。”


标签:屈辱,苦难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