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加冰

编辑:admin

? ? ? ? ? ? ? ? ? ? ? ? ? ? ?柠檬加冰

? ? ? ? ? ? ? ? ? ? ? ? ? ? ? ? ? ? ?北庭


? ? ? ? ?苏一,我再等你五分钟,你还不来,我就走了。


? ? ? ? 八月盛夏,林宁坐在最靠近学校的冷饮店里心不在焉地搅拌着杯中的柠檬和冰块。方正的冰块偶尔与透明的玻璃杯发生碰撞,声声清脆。


? ? ? ? 都说毕业季,分手季,以前林宁总是嚷嚷着不信,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如今却只能在坐在二楼窗边,面对着眼前空荡荡的位置出神。忘了是什么时候开始脱轨的,苏一总是很快很快,快得她连衣角都无法触及。这么说起来,苏一好似从来不曾说出过缠绵的情话,他们上一次拥抱还在两年前,是雨夜;不知不觉,他们就已经纠缠了四年了。


? ? ? ? 苏一,大概是倦了吧。


? ? ? ? 贴满花藤壁纸的墙上,一块老式挂钟正发出着低沉的响声。五分钟,又五分钟。林宁本该是守信的人,却总是一而再为了苏一丢了原则。记得一开始,苏一是拒林宁于千里之外的,后来就带了些许温情,林宁在恍惚间认准了那是情爱,所以无法自拔。

?

? ? ? ? 或许......他们仅是朋友吧。林宁望向窗外,繁华的街道车水马龙,各色酒吧亮起了五彩缤纷的灯,一圈圈光晕,却越来越朦胧。林宁告诉自己,不能哭,就算等到打烊,苏一还不来,她也不哭。眼泪忍住了,心痛却蔓延得厉害。


? ? ? ? 终于,挂钟响了十下后,林宁等到了,但来的不是苏一,是卿圳。林宁抬头望了望在她对面大大咧咧笑着的男孩,第一次感觉到了冷气过低了些,那种寒冷的感觉夹杂刺骨的疼痛从指尖蔓延到心脏,苏一说过她手指很好看,尤其是执笔画画的时候,但却从来没有握住过她。


? ? ? ? 卿圳说,是苏一让他来的。林宁只字不提苏一。


? ? ? ? 卿圳自顾自地点了杯柠檬加冰,望向林宁探寻的目光时,再一次地笑了笑。林宁顿了顿,这种灿烂的笑容,绝对不是苏一能给她的。从什么时候开始,林宁活泼的性子被磨成了忧郁沉默,她不甘心,但又快乐着,她在为苏一改变着,这能证明至少她是喜欢苏一的,但对于苏一,她一无所知。


? ? ? ?林宁沉默着,注视着杯中还剩一半的柠檬水,冰块早就消失不见了。卿圳不断地找着话题,任林宁再如何迟钝,也知道苏一的用意了。


? ? ? 她总是逆着苏一的心意的,苏一让她不要天天等他放学,她不听,固执地站在苏一班外浪费时间;苏一让她不要总给他带早餐,她不听,每天早起半个钟头去买他最爱的蛋糕;苏一让她不要老纠缠着她,她不听,气馁过后,又笑吟吟地跟了上去......林宁想到这个,破天荒地笑出了声,她自己都不知道,这三年她是如何过来的。


? ? ? 两年前的一个雨夜,林宁等苏一下晚自习,在学校外的拐角处,撑着伞站在半阴暗的地方。雨下大了,林宁的头也越来越疼了,医生嘱咐不能淋雨,她当成了耳边风。再坚持十分钟,苏一就出来了......她一遍遍骗自己坚持下去,沿着墙渐渐滑落,手早已握不住伞,就任由蓝色的伞仰躺在水洼中痛苦呻吟。林宁咬着牙,将手伸了出去,屋檐上滴落的雨珠缠绕她的指尖,又清醒了许多。


? ? ? 苏一默不作声地拾起了伞,再将林宁扶了起来。他什么也没问,因为他知道林宁不会说。苏一走了几步,回过头,林宁仍旧靠在墙边,折回去的时候,林宁颤抖的手就这样拥了上来,苏一握伞的手也跟着颤抖,整个人都不敢动弹。林宁听到了苏一有力的心脏跳动的声音,活着,真好。林宁满意地松开了手,然后冒着雨跑开了,她多想苏一追上来,但现实是没有。


? ? ? 卿圳结了账,下了楼后,林宁和他并肩走在灯红酒绿的街道,然后进了一个叫“素年”的清吧。林宁觉得,卿圳应该叫情臻,完美得恰到好处,而她和苏一却更配,因为都是在感情方面缺陷得厉害的人。


? ? ? 你知道你应该叫情臻吗?

? ? ? 知道,你第一次听到我名字的时候就这么说的。

? ? ? 相视而笑。


? ? ? 林宁记得关于她和苏一的每一个第一次,倒从不觉得自己有资格让别人上心。林宁借着酒劲吻在了卿圳的嘴角,而卿圳则吻在了她的额头——是原谅。看吧,并不是世上所有人都像苏一一样厌恶她的碰触。林宁这些年过得累,卿圳也过得累。他们都在演独角戏,到现在,两个小丑一样的演员才好静静地坐下来喝几杯酒,听几首歌。


? ? ? 总归还是得听苏一的一句话的,林宁就第一次顺了苏一的期望,和卿圳在了一起,然后离开了这座城市。


? ? ? 你知道为什么我喜欢柠檬加冰吗?

? ? ? 因为苏一喜欢。

? ? ? 你知道为什么我喜欢你吗?

? ? ? 因为苏一喜欢。

? ? ? 不对,是因为你喜欢我,而我,恰好也不厌倦。

人在江湖飘摇。

标签:柠檬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