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冷的除夕

编辑:admin

除夕微冷
冻手
冻脚
空旷的房间
充满着寒气
寒风化作飞舞的蛟龙
行云流水般在房间神游
我却成了一块坚冰
僵硬如磐石
但心总是热的
在那唯一热乎的所在
藏着远方的故乡与久未相见的家人

标签:磐石,房间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